天使日记 | 嫂子,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!

  • A+
摘要

天使日记 | 嫂子,我们都是你的后援团!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

天使日記 | 嫂子,我們都是你的後援團!

面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這樣一群和死神賽跑的人,他們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兒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們是身著白衣戰袍的“天使”。中國之聲《天使日記》第十九篇,記錄“白衣天使”們的工作日常,捕捉“戰疫”最前線的點滴感動。

《天使日記》第十九篇

2020年2月15日,中雪

我叫陳超,是武漢市漢口醫院骨外科醫生,我愛人叫郭智勤,是武漢市漢口醫院泌尿外科的護士長。今天是我們倆加入抗擊疫情一線的第25天,也是我們跟孩子分開的第25天。陳梓越,我和媽媽很想你,等我們把病毒打跑,就去爺爺傢接你,咱們去海洋公園看海豚,去中山公園劃船,去吃熱幹面……

我和我愛人在接到工作安排後就奔向瞭一線。我在呼吸二病區,我愛人在門診留觀病房,雖然在一棟樓的樓上樓下,我們也不能見面,除瞭緊張繁忙的工作,剩餘不多的時間就是抓緊休息,等待下一場戰鬥。

今天查房時,有一位樂觀的老奶奶拉著我們要跟她合影,她74歲瞭,今天又跟我匯報早餐又多喝瞭一瓶牛奶,誰能想到她1周前被傢人送來時,還是一位依靠呼吸機輔助呼吸的虛弱病人。

在這段時間的工作中,我們總結出瞭一些治療經驗,這位樂觀的老奶奶就是我們成功從死亡線上拉回的病人之一。我想,今天的這個時候,我們和她都感到很幸福……

陳超和他妻子郭智勤

2020年2月15日,武漢下雪瞭

我是武漢市第三醫院的護士陳鵬志。今天是我在一線奮戰的第20天。前兩天,我所在的醫院收到瞭一批防護物資,隨物資來的,還有一封給我的信,信裡這樣寫道——沒有一個冬天不能逾越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。嫂子,我們都是你的後援團!原來這些物資是老公和他中鐵五院的同事籌來的。

疫情剛開始的時候,確實感覺很無助,也面臨防護物質匱乏的問題,醫院也公開向社會求援。作為一個普通護士,我的作用很有限,沒想到我在朋友圈發瞭後,很快就得到瞭老公幾位熱心同事的響應。

展開全文

暖心的事一件接著一件,近期每天都能收到社會捐贈的物資。前來增援的醫療隊的人也被充實到各個科室,前段時間彌漫在我們心中的孤軍奮戰的氣氛一掃而空,國傢這個概念此時突然顯得那麼真切而具體。

陳鵬志

2020年2月15日

我是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傳染科護士王向青,今天是我們支援武漢的第23天。

今天的晨間護理和往常一樣忙碌,當我轉身要離開時,一位阿姨叫住瞭我,“可以麻煩你幫我拿一下牛奶嗎?”她指瞭指櫃子,我心領神會,從櫃子裡拿出牛奶,奶有點涼,我趕緊找瞭一個幹凈的瓷碗,把奶倒進去拿去加熱。當我端著熱牛奶送到阿姨手裡,看著她喝瞭一口,正準備離開時,阿姨突然嚎啕大哭起來,我嚇得手足無措,趕忙問她怎麼瞭,她說:“孩子啊,你待我像親人一樣啊!”我心裡一酸,眼前模糊瞭。

我和阿姨說瞭好多話,聽她講她的生活,安慰著她,慢慢地阿姨笑瞭,我也該去忙瞭,阿姨說:“謝謝你,西安姑娘。”我點瞭點頭,西安姑娘,我喜歡這個稱呼。

王向青

2月15日,武漢,這裡漫天飛雪

我是青海省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侯學智,今天是我加入抗擊疫情一線的第19天。13年前,我以一名醫學生的身份來到湖北三峽大學攻讀臨床醫學專業。13年後,我以一名支援醫生的身份再次來到湖北。

侯學智在湖北求學期間

病區裡有一位77歲的老奶奶。奶奶來的時候比較重,連續幾天上吐下瀉,根本吃不瞭飯。病情隨時有可能加重,甚至危及生命。每個人上班的第1件事,就趕緊問問這個病人今天吐瞭嗎?吃瞭沒?好點瞭沒?慶幸的是治療後,肺部的感染病灶較前明顯吸收。查房的時候我告訴她肺炎好多瞭,你很快就能回傢瞭。奶奶就一直拉著我的手在說感謝。

雖然隔兩層手套,但真的感覺是暖暖的。她還問我,我不大會講普通話,你們聽不懂,實在是不好意思。我半開玩笑的跟他說,奶奶你不覺得我長得像湖北人嗎?我可是半個湖北人,旁邊的病人笑瞭,說你們長得都一樣,都是白衣服白帽子還都戴眼鏡。我心想著我長什麼樣子不要緊,要緊的是我能記住你的面容,更想記住你回傢的樣子。我們期待武漢的櫻花爛漫,也歡迎你們來青藏高原欣賞這裡的格桑花。

2020年2月15日,鄂州,小雨

我是貴州省人民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汪曉鳳,今天是我到鄂州的第19天。

這段時間,我和我的隊友們都竭盡所能地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。而除瞭我們,還有不少人堅守在平凡的崗位上,為城市的正常運轉默默付出。

來到鄂州後,為瞭減少傳染,我們都通過線上超市購買生活用品。有一位叫“阿霞”的大姐,經常為我們代買生活用品,卻拒絕我們支付配送費。有專門接送醫護人員的公交車司機,每天從早到晚,要在酒店和醫院之間往返無數趟,有時甚至是凌晨一兩點,厚厚的口罩一戴就是一整天。還有我們工作的醫院旁邊雷山醫院工地上不分白天黑夜的施工工人,這個城市還有許許多多這樣帶著溫暖,發著微光,照亮抗擊疫情一線的普通人。

汪曉鳳提供的她與阿霞的對話截圖

2月15日,武漢,天氣小雪

我是上海新華醫院麻醉與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阮正上,今天是我來到武漢金銀潭醫院的第23天。

半個多月的時間,原本組裡10個重癥患者換瞭許多新面孔。有不少患者轉去普通病房,意味著患者脫離瞭危險期,病情平穩瞭。回想剛來到金銀潭醫院的那兩天,有好幾個病人每天都要搶救,現在大部分患者的情況都趨於好轉。

隨著各項工作都步入軌道,我也終於能擠出點時間和傢裡人聊聊瞭。女兒寫瞭封信,太太用手機翻拍下來發給瞭我:

“親愛的爸爸,現在上海的傢裡一切安好,雖然我很想念你,但我覺得武漢的病人更需要你們醫療隊的幫助。我、媽媽、外公和外婆都期盼著你帶著勝利的喜悅凱旋而歸!

愛你的女兒:阮仁穎”

女兒給阮正上的信

謝謝我的女兒,我們一定會平安回去。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希望這次的疫情能夠盡快控制,所有人的生活都能重回正軌。

女兒給阮正上的畫

總臺央廣記者:譚朕、金昀瑾、劉澤耕、張兆福、雷愷

貴州臺記者:佘義婷返回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